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伟的博客

忽如远行客

 
 
 

日志

 
 

阿加西:打网球是一生的错误  

2009-11-20 10:57:52|  分类: 人生天地间-闲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成名很快,但成熟很慢

  《明镜周刊》:罗杰·费德勒看起来一直很享受网球的样子。
  阿加西:是啊,也许吧。但是在我的世界里,这是不可能的。在比赛中最大限度也就是能让我感到片刻的宁静,当然这种感觉很不固定,来得快也去得快。

  《明镜周刊》:一位职业网球运动员必须对这项运动很着迷吗?如果想要变得足够优秀,必须要经历各种痛苦的伤病吗?
  阿加西:那年当我拿到温网冠军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我既害怕失败又害怕面对窘境。

  《明镜周刊》:那你的太太格拉芙跟你一样吗?
  阿加西:噢,不是的,我们完全不同。史蒂芬妮可没有我这么多纠结,她比我更加目标清晰,也比我更加强大。

  《明镜周刊》:你从她身上学到了什么?
  阿加西:她面对和处理恐惧的方法,以及她怎样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在遇到她之前我从来没想过一个人可以有这样的状态,她教会了我怎么样在每一天的生活中关注一些其他的事情,这对我来说也是全新的。在网球中,她还告诉我:“不要想太多,只要用心去感受就好了。”

  《明镜周刊》:她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阿加西:她的意思是,我们打了这么久的网球,很多技术动作有时候都是下意识的条件反射,所以慢慢地会越来越少地去想、去质疑每一件事情。我是一个天生的思考者,喜欢想一些很复杂的问题。小时候我父亲就试图禁止我整天东想西想,但我从那时候起已经尝试着去分析自己的想法。其实很少有人真的凭感觉做事,史蒂芬妮告诉我要对自己更耐心一些,学会顺其自然的态度,她还教会我不要太固执己见。我成名的过程很短很快,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成熟得又很慢。

  《明镜周刊》:你们两个都有一个习惯掌控一切的父亲兼教练。
  阿加西:对,我们两个都曾经生活在我们父亲的“手”中。我告诉过很多人我很讨厌网球,这是认真的,我非常憎恨它。但几乎所有人听完之后都试图说服我:“安德烈,不是这样的,事实上你很爱网球的,不是吗?”但你知道史蒂芬妮怎么说吗,她说:“我们不都是这样吗?”

  《明镜周刊》:你们会互相倾诉曾经遇到过的事情吗?
  阿加西:我是一个更好的倾诉者,而她更适合倾听,但我们也不会事无巨细什么都说。

  《明镜周刊》:你怎么知道呢?
  阿加西:我们都很了解对方,我们之间最显著的区别就是,史蒂芬妮是自己决定要打网球的,而我是不得不成为一个网球运动员。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错误的人生,不是我自己的人生。

  《明镜周刊》:但是在德国,彼得·格拉夫(史蒂芬·格拉芙的父亲)被视作是一个偷走孩子童年的恶魔父亲。
  阿加西:但事实不是这样的啊,这(打网球)是她的选择。史蒂芬妮并不是被迫放弃她的家庭和童年,但我很小就被送去了佛罗里达的网球学校训练,并且从此以后,我就不再有朋友,也没有妈妈,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无法原谅的错误。当然,有时候史蒂芬妮也会对这些感到厌倦,但是总体来说,她碰巧爱着她玩得很出色的运动。

  《明镜周刊》:多年前你和桑普拉斯之间的对抗一直是球迷们津津乐道的佳话,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
  阿加西:我跟皮特之间应该更多的是相互尊重。我一直相信,如果没有皮特,我的确能赢得更多的冠军,但却不会学到比现在更多的东西。

  《明镜周刊》:他有很多状况其实跟你很相似,为了克服伤病的影响,他不得不整晚整晚地睡在零摄氏度的卧室里,你觉得他对网球足够狂热吗?
  阿加西:我们是很相似,也都有过被迫打球的经历,但是当然,这也是网球奇怪的地方,以自我为中心,自恋的人会赢球;受折磨和被孤立会让你成为顶尖球员。我和皮特有着相似的人生和命运,也在一起奋斗了很多年,但我们始终是孤独的人,如果不是球网把我们分隔开,就是墙。

  《明镜周刊》:但也有一些球员你好像不是很喜欢,比如张德培。
  阿加西:是啊,我不喜欢他,因为他甚至为在球场上得了一分而感谢上帝!就好像上帝没有其他更好的事情可做一样。

  《明镜周刊》:你怎么会想到写这本书?
  阿加西:因为我觉得有很多东西想说。我知道有很多人跟我一样早上醒来发觉人生是没有办法由自己选择的,很多成年人结婚了以后才后悔,有很多年轻人因为无法看透自己而感到绝望。我觉得书是带给人希望和灵感的一个平台。

  《明镜周刊》:会不会太多了?这听起来更像是传教士的方法。
  阿加西:如果我不能确定其他人可以从我和我的故事中学到些什么去解决他生活中的问题,我是不会出这本书的。

  《明镜周刊》:有时候运动员出书更像是一场骗局,接受了几个采访之后,就有代笔来给你润色,然后大家一起赚钱。
  阿加西:也许吧,但是我的书肯定不同。三年前我正式退役之后,就在读一本叫做《温柔酒吧》的书,因为那本书能让我产生逃避一些感觉的作用。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书的力量有多么强大,所以我开始希望也许我的人生故事可以对其他人产生同样的作用,我的书其实是一次对我的灵魂和心理矛盾深度剖析的过程。

转自《东方体育日报》编译

  评论这张
 
阅读(5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