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伟的博客

忽如远行客

 
 
 

日志

 
 

初到莫斯科——俄罗斯之旅 二  

2007-03-22 21:26:34|  分类: 忽如远行客-旅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到莫斯科

  飞机没有降落之前,和北京小伙子肖华林几个小时的聊天帮我打发了好一阵无聊的旅途。和机舱内大多数喧嚣的乘客——到北京做生意的俄罗斯人和前往俄罗斯淘金东北人——不同,就读于莫斯科师范大学的肖华林是个安静的小伙子。他已经在师范就读一年半了,学的是俄罗斯语言文学。我很好奇,因为刚有消息说已经有六种外国文凭在中国不予承认,其中就包括语言预科。不过小肖说自己上的是俄语系的正规本科一年级。说是俄语系,班上却只有三个俄罗斯学生。这倒有个直接的好处,“促进了各国人民间的友好交往。”土耳其人热情洋溢,楚科奇蒙古人帮助提高正宗的俄语,南北韩人在这里没有了敌对情绪,中保友谊得到开展,中韩友谊也得到了进一步深化——同宿舍的保加利亚人帮助肖华林提高了口语水平,小肖还找了位韩国女友,并且回莫斯科前刚刚前往女方老家专门拜访。文化比较的首要感受竟然是“那里的男人在家说话一言九鼎!爸爸就是爸爸,在家说一不二。”小肖说,“在大男子主义这方面,俄罗斯和韩国非常类似,家务活男人是绝对不干的。”
  我很好奇小肖是用哪一种语言把韩国姑娘哄到手的。他说两人在一起主要用俄语交流,这让他的俄语水平提高很快。我的出入境卡片(上面是俄文和英文)于是顺理成章由他代为填写,锻炼一下他的俄文能力。很多中国学生把俄罗斯当作跳板,然后继续前晚欧洲;有的则准备混个洋文凭,回家也算出国了。肖华林很在乎自己的学习。他的父母在北京经营中俄纺织贸易,一个叔叔也在莫斯科经商。这让他能够自信的选择从高中毕业后直接来莫斯科读本科。父母指望他将来能够接班。在俄罗斯不要说经商,就算是生活,不会俄语意味着你是一个又聋又哑的文盲。
  此前俄罗斯刚刚颁布法令,命令从“1月15日起,外国人在俄零售市场中所占摊位数不得超过40%,4月1日起完全禁止外国人在俄罗斯市场从事零售业”。肖华林家这样的中俄商贸业者如何应付这个冲击?他对此显得轻描淡写。“在莫斯科有一个很大的市场,类似王府井一样,很多外国人在那里摆摊。俄罗斯的这个法令并不是不让外国人做生意——业主可以是外国人,但是店内的工作人员必须雇用俄罗斯本地人。说白了,就是让你投资,但是要帮助本国就业。”
  再问下去,原来在俄罗斯零售行业,主要从业者是中亚和高加索人。禁令一出,据莫斯科市相关部门统计,3万名来自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外国人因零售禁令离开了莫斯科的市场,但俄罗斯人却并没有随后填补这些空置的摊位,反倒是造成莫斯科零售市场上的食品和商品价格大幅上涨,肉类和蔬菜价格涨幅尤高。对于俄罗斯这个劳动力严重匮乏的国家,这的确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果不其然,没等这个法律完全生效,莫斯科市政府就取消该项政策。但是,“开禁”仅限于莫斯科。
  波音777飞机机舱内的液晶电视一直在显示我们的行向。内蒙、外蒙、西伯利亚、乌拉尔山,然而我们的飞机在莫斯科西北突然转了一个小圆圈,然后径直向西朝着白俄罗斯飞去。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时飞机已经飞离莫斯科100多公里,机舱内的灯光重新暗了下来。一个东北人耳机内的摇滚乐已经在机舱内暴响了两个多小时,先前在身边无奈盯着他的俄罗斯男子已经转过头昏昏睡去。
  谢天谢地,飞机终于180度大转弯,以完美的动作降落在夜幕中的莫斯科机场。莫斯科机场的灯光照着刚刚清除了积雪的跑道,前天二十多厘米的降雪已经被清除干净。机舱内响起了一阵稀疏的掌声。肖华林曾经提醒我莫斯科海关警察的种种为难之处,我却幸运的通过同机几位朋友从外交通道顺利通关。位于莫斯科北部约30公里处的莫斯科舍列梅捷沃-2号机场是莫斯科5个机场之一,从规模上看并不大,但行李还是出了不大不小的问题。几乎用了1个多小时CA909航班的乘客才从嘎吱作响的行李传送带上盼来了他们的行李。某一段传送带空空如也,某一段优惠堆积如山,知道怪碗出某件大箱子红地从传送带上掉下来。没有人抱怨,不过最后连传送带出口处都挤满了人。有人掀开传送带出口处的挡板,赫然发现里面大货车轰轰作响,数条大狼狗在几个人高马大的警察带领下,在一个有一个箱子上闻来闻去,爬上爬下。最后我才意识到这漫长的等待帮助了我。在下飞机一个小时后我再次在传送带边上碰到了肖华林。借用他的手机,我联系到已经在机场等候多时却从未谋面的翻译张如柏先生。如果找不到他,估计我将会度过一个最难忘的春节。

异乡的淘金者

  用一句记者最喜欢用来表达自己工作艰辛的话,我是“动用了我全部的关系网”才找到了在莫斯科工作的张翻译。非常凑巧的是,当晚他正好来机场送人回国,搭乘的正是我们这趟航班。作为一个翻译出身学过两门外语的人,在俄罗斯我第一次体会到不懂外语的那种微妙感觉。当然,这让导游、翻译、代办签证和发邀请函等众多职业得以容纳那些在异乡赚钱生活的中国人。比如我之所以能够在春节前有惊无险的拿到邀请函和签证就仰赖莫斯科和北京两地两个中国人开的旅游公司中介。代价是多付出200美元,这是俄罗斯最受欢迎的;还有一张给中介公司陈小姐弄到的从北京到湖南澧县的火车硬卧车票,这是北京春节前最抢手的,不消说,同样“动用了我全部的关系网”。
  张先生并非单枪匹马来接我。打了几个电话后,大雪纷飞的夜幕车流中开来一辆欧宝旅行车,一个精明强干的年轻中国男子耳朵挂着蓝牙耳机,嘱咐我们赶紧上车。莫斯科机场可以免费让车辆停留十五分钟,过时收费。虽然我曾经幻想过能够被“顺道”接到城里,但很快发现不但费用并不能有所优惠,而且张先生和司机的费用各是各。以司机包先生为例,从莫斯科舍列梅捷沃-2号机场前往莫斯科圣彼得堡火车站大约是30多公里。这个距离是回程时再次搭乘包先生汽车从里程表上观察到的。俄罗斯无论高速公路还是一般公路一概不收路费,从无收费站一说。当地汽油价格从18卢比到20卢布不等,郊区加油站价格相对便宜。但是单程接送的价格是1000卢布,当然,没有发票。
据说莫斯科有500万辆小汽车,半夜堵车的长龙让我确信这个数字,不过堵车却让我有机会仔细了解两位接机人。张先生身材高大,深目高鼻,一头长长的波浪式的花白头发,年纪大约50出头,一看就是北方人。再一问倒吓了一跳,原来是北外的师叔,已经七十多岁。1956年北外俄语系毕业后和我一样参军入伍,进入现在的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曾为当年的苏联专家当过翻译。上世纪九十年代退休之前其实已经和俄罗斯绝缘了二十多年了。
 “我毕业工作几十年,算起来工资收入加起来不到五万块!孩子是受了苦了。”这是张先生出国工作的主要原因。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张先生随中建公司来俄罗斯当建筑工地翻译,月收入1000多美元,业余偶尔请个假当导游和翻译。中建公司在俄罗斯承建的是俄罗斯议会大厦工程。张先生说,该大厦的两个塔楼一高一矮。矮的由一家土耳其公司承建,如今已经完工,中国承包的部分却已经严重超期。“咱们这里的领导还是沿用国内那一套管理方式,干多干少一个样,谁会好好干?”于是张先生自己已经在和另一个做生意的朋友联系,准备跳槽。问道他打算什么时候回国,他沉默了一会,说:“走着看把。”
  翻译从来是海外中国官方机构中地位最低一层。用张先生的话讲,也就比工人高一点,连班长都不如。但翻译也是最容易独自在海外生存下来的一类人,靠的正是他们那被利用而又不受待见的语言。包先生就是个例子。在内蒙师范俄语系毕业后,通过武汉一个小公司派驻出国常住的机会留在了莫斯科。没过几年他就买了这辆欧宝旅行车,从导游、翻译、联络办证,无所不干。他告诉我,最近他把妻子从国内弄来。回程时我见到了包夫人,一个年轻清秀的女子,还没有过多国外中国人对于同胞的那种警惕和距离感。她告诉我,她刚刚转到莫斯科材料学院就读广告设计专业,一年学费3000美元。两人在机场附近租了一个小小的屋子,一个月5000卢布。当时为了躲避堵车,还专门从他们的小区附近绕了一下。包夫人要指给我看他们的那间屋子。当然,我最终没有看到那一扇窗子是他们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