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伟的博客

忽如远行客

 
 
 

日志

 
 

一个记者的絮叨—1  

2008-03-12 16:06:18|  分类: 人生天地间-闲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记者的絮叨——1

 

   有同事问我最近又要去那里。当我回答南口时他们往往很疑惑。南口距离北京不过几十公里,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打过什么仗。这其中也包括我自己。其实南口近代以来至少爆发过3次比较大的战争:八国联军曾经进攻过南口;西北军和奉军的军阀大战;不过最著名的当属1937年中国军队抵抗日军的南口战役。

   八达岭一带关沟作为北京北部的重要交通孔道,当地的南口、居庸关和八达岭几百年来一直是北京城北部的防御要害。就在八达岭外不远的土木镇,明英宗的数十万大军被瓦剌包围,全军覆没。明代瓦剌也曾多次从南口西部的山地孔道深入北京附近。为此明代在南口一带的山地建设了完备的长城要塞,八达岭居庸关就是最著名的两段。不过1937年8月的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却是在长城以北抵御北进的日军。这一点我此前也不甚了解。2005年曾经参与做抗战的专辑,主要集中在国民党正面战场的大规模战役,以及共产党的著名战例。像长城抗战这类战争初期,在当时曾经影响深远的战役,如南口、喜峰口、冷口一带,实在知之甚少。当然战争史本身就浩繁无边,好在这些地方距离北京都不算太远,反倒能引起特别的兴趣。

   常年奔波于这些战场,起因是周刊从去年10月开始让我做一个军事地理的栏目,说起来非常偶然。从2001年进入周刊后不知所措,到2周后911派上用场,于是就形成了军事记者的定位。实际上回顾2001年到2007年,除了做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以及抗战专辑,真正做军事的文章少之又少。但是在同事心目中军事记者的身份却根深蒂固。

   从我本意,做军事记者本是荣耀的事情。虽然说瑞恩那样的记者需要时势造英雄,但和平年代一样有很多的冲突,至少也包括军队建设。但是中国的新闻现状,做军事基本上等于无所事事。这是因为不但新闻制度上存在很多莫名的限制,军队对于报道也根本毫无兴趣,根本无从进入。一个进入不了核心信息源的记者是不合格的,但对于中国的军事记者,可能只有《解放军报》、《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等几家有可能沾边。

   这让我想到刚刚和李伟聊天,谈到美国空军一号上有记者的专座。当年诺曼底登陆,《时代》、《新闻周刊》、《伦敦每日电讯报》的记者随军空投,那是历史。现状呢?去年4月我区美国,在《时代》周刊和该刊专栏作家乔@克莱恩谈话。一个半小时后他客气的说,很抱歉,我要去给参议院打电话。乔当时正在准备6月去伊拉克的采访。我问他如何保障自己的安全,我没好说你已经60多岁了。他说他将和美军驻伊拉克总司令在一起待一个月,所以安全问题无需担心。自然,核心信息源的问题也无需担心。

   这样的情形在中国也并没有没有,不过那时在半个多世纪以前。1937年南口战役时,《大公报》记者范长江、《国闻周刊》记者方大曾都曾经采访过中国军队的高级将领汤恩伯、王仲廉和陈长捷等人。这种采访可不是打个电话,或者见面谈个吧小时,而是在司令部、在前线,和指挥官和基层官兵全方位接触。以《三联生活周刊》目前在中国的地位,虽然还达不到当年《大公报》在全国的影响力,但是至少有一份执着的坚持和认真,也在非官方刊物中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如今想看到1937年南口战役的细节,还能看到范长江等人和汤恩伯在司令部深谈。范长江看到当时的汤恩伯面对各方压力,眼泪几乎要溢出眼眶。这其中可能有战场的艰难,也有军阀在背后的制肘。70年后,身为一个记者,我们倒只有徒然羡慕前辈的份儿了。想要采访神舟飞船的发射和两会,基本上是进不了圈子的。再过半个世纪,后人看到的很多重大历史事件,能够看到的描写和细节中,是否能够还能看到这样高层核心人士内心软弱的一面?

   当然,好的传统还是有所保存到。当年国民党军队的高级将领们都热情接待共产党员记者范长江的采访。现在我们对于海峡对岸的记者也比多自己这边更多一份热情。吴小莉因为对总理的提问一时名噪天下。从成立至今,三联编辑部前前后后数百名同仁们,能够见到总理的估计还没有一个人。

   出于这个原因,进入周刊后我反倒一直可以回避做军事。原因很简单:付上等智力体力,得下等成果。

   原因在于体制的阻力。2007年做大飞机的报道。虽然有很多私人关系,但是很多高层在最后一刻拒绝了采访。中国军舰访日,这类自定远舰访日后百年来第一次的重大事件,中日双方都刻意淡化,更难以想象我能随舰前往。黑瞎子岛边界划定,中印边界会谈,新疆建设兵团50年,这类颇有历史和现实度的题材,基本与我们无缘。歼十战斗机首飞前两年我开始联络内部关系准备采访,结果最终是不了了之。普利策奖历史上有两次获奖科技报道,分别是1983年《西雅图时报》报道波音757从研制到首飞的长篇《makingit fly》http://seattletimes.nwsource.com/news/business/757/,以及1997年《西雅图时报》(还是该报。因为当年波音飞机的总部和工厂都位于西雅图,所谓近水楼台。所以中国的类似报道,《华商报》的兄弟们可要加油了)关于波音737的报道http://www.pulitzer.org/year/1997/beat-reporting/works/

   文章的作者为此曾经采访半年之久,基础自然还包括和波音长期的关系。我曾经联络生产ARJ21的一航集团,试图前往上海飞机制造厂去待一天半月。但皮球最终被推到国防科工委。人家说,日本马拉松运动员在发现得到好成绩基本无望时,选择退出比赛。我也很不争气的效仿了日本人。国防科工委,它的门朝哪儿开呀。 

  有些很关心我们刊物的老读者曾经问,三联到底有没有触动现实的能力?我想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很清楚了,或许我们该一起问:为什么不让三联有触动现实的能力。以范长江老先生名字命名的中国新闻最高奖每年几乎都颁发给官方媒体的名记,想想也很自然。他们垄断了国家重大信息源,不给他们给谁呢?希望获奖者能够有朝一日能随杨利伟们上外太空,随反恐部队深入恐怖分子训练营。走遍西安飞机公司的每一个车间并和从设计师到工人们日出日落同吃同住,并随第一批两栖坦克抢滩冲岸(衷心希望这一幕不要被迫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