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伟的博客

忽如远行客

 
 
 

日志

 
 

2010年元旦:易县  

2010-01-02 01:18:14|  分类: 忽如远行客-旅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说虎年还未正式到来,但是2010年第一天进山,算是大吉。
        每次旅行都惊讶于中国的公路建设。从北京去易县、涞源一带太行山,可以走京珠到高碑店,然后转京昆高速前往易县。出大东城收费站,再行12公里县道就直入易县县城。京昆高速这一段非常好,几乎是每一百米就有一个紧急停车区,这工程费用该有多高啊。可惜路上几乎没车,我开车倒是舒服了。
        我以前写过一个高速公路指示牌的文章,提示中国高速公路指示牌标识不轻的问题。这里依旧存在。从高碑店去易县,地图上明白显示有一条正在修建的高速。过涿州就看到涿州到廊坊高速,正符合这一条线路。但指示牌写的是京昆。北京到昆明。进去之后,一路指示的都是石家庄保定。要知道从高碑店到易县是向西,去保定,地图上另有一条高速在京珠西部,和京珠平行,这应该是所谓京昆吧,但地图上又没写。京昆高速地图上是不到易县的,到易县的是廊坊到涿州的廊涿高速,地图显示,从涿州到易县尚未开通。那么这条京昆如果是和京珠平行那条,则不应该到易县。如果是廊涿,那它不但没修好,即便现在修好了,也和昆明方向南辕北辙啊?
        于是越开越心虚(时常碰到这种情况)。但极少走错路的经验还是自我暗示,方向没错,相信自己的判断。终于,在一个又一个保定,石家庄的牌子之后,于半小时左右终于看到易县牌子。看来回去要研究下卫星图,到底是怎么个回事。
        第二个不靠谱的是天气预报。我惯于根据天气预报决定出行时间和路线。但是天气预报往往“朝令夕改”。前天明明看到说,周日小雪。这也算是见惯了。山区小雪,开慢点儿就是。雪后赶紧出山。雪不可怕,可怕的是雪后的冰。结果到了易县,发现问天网提前发布周六晚上就开始中雪(2号起来修改博客,发现又提前为周六下午)。
        中雪!这就不一样了。不但影响到山路的路面状况,还可能覆盖路面。更糟糕的是,爬山就麻烦了。经过3年来的证明,我的ECCO户外靴防水和舒适性极佳。但在零下10度以下的温度,脚趾头冷的有点儿受不了。而太行山这些天的气温最高是零下3-5度,最低则是零下15度。看来只能用两双厚袜子解决问题。而零下15度的另一个大问题是手套。薄手套根本形同虚设,手指在户外长时间冻的生疼。而用滑雪手套则根本无法操作相机。寻找一双合适的手套是多么的难。
        易县是个充满历史感的地方,但是和中国绝大多数县城一样,它的城市建设让人失望。这次来太行山,要考察2-3个战场的旧址。最大的问题还是缺乏高比例尺的地图。最大的依靠,竟然还是Google。没办法。高比例尺地图,一方面中国控制非常严格。另一方面,价格昂贵。曾经在青海测绘局得知他们可以公开出售,当时非常精细。但一问,每平方尺要1000多。这个价格我实在无法下手。
        用Google和交通图拼凑倒是勉强能够找到多数地方(除了很多战斗中的具体地点,这和中国战史历来缺乏细节的传统也少有些关系),但是及其耗费时间和精力。更糟糕的是,除非你自己画出一个详细的示意图,否则真的很难找到这些地方。而找不到这些地方,你如何画出示意图。这简直是个悖论。
        寻找历史的乐趣,倒恰好就在这里。如果中国的战史都像日本人做的那样清楚,地图画得细如毫发,那也用不着我什么事儿了。数日前看到蒋纬国曾说,带着历史走入地理,从地理中解读历史。这正是我的工作,也是乐趣。
        晚上和徐磊聊天,说到北京,又说到房子。北京冬天太长。她的意思,那就要多经营出一个温暖的家。这固然重要。然而人一生半数时间已经在床上度过。说到这个,我自己是在不好意思透顶。加上长达半年的冬天,这大半辈子就在那几十或上百平米度过了。
        人生而天地间,可以算是造物主给予自己的一次机会。如果把这个机会的绝大部分消磨在那百余平米中,纵然精雕细琢,也是放弃了更广袤的地球,实在有点儿可惜。
        明天本当早起前往紫荆关。既然写到这里,就在这英雄气长的地方,回顾下十年吧。1999年已经是上个世纪了。那个世纪的最后一天,我还在遥远的非洲,还是一名海军军官。在元旦来临的最后几天,从小把我养大的外婆去世。她是湖南人。算起来,我也有点儿湖南人的血脉。这也是我内心对湖南人有好感的原因之一吧。当时是没法回国,只有小姨,她从伦敦赶回去。那时其实也是我人生一个阶段的开始,只是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10年中值得回忆的事儿不少,但似乎也不多。离开了军队。算是正经弃戎提笔,这事儿真是魔幻。这些年从浙江到北京,从北京到非洲,从非洲回北京,然后广州,再北京。
        北京,北京!我童年的回忆,少年的经历,青年的梦想,现在的围城。
        每次离开北京,到了那些千里之外,又千篇一律的破旧城镇,就开始怀念北京。我怀念亮马桥,魏公村,使馆区,我怀念西坝河,怀念夜晚10点后的四环,怀念夏天的亮马河和柳荫公园。
        不过一旦天亮,一旦原野的天空亮出它本来的蓝色,还有阳光,哪怕它是被北方的风吹透,我更喜欢的是中国。这里有内三关的长城,有平型关,有狼牙山,有雁门关和代县的靖边楼。这些地方如果在国外,估计是类似葛底斯堡或者滑铁卢之类的地方。早有大批包括中国游客在内的人去观光。不过凡事有利有弊。今天它唯一的好处是,人少,你可以独自玩味。
        给老娘请安,她重弹我十年虚度的调子。这话其实也不尽然。你吃了顿盛宴,走的时候虽然两手空空,又怎能说一无所得?不过又一个十年开始了。人生倒真没有太多个十年了。要是我像保养小狮子那样保养自己,估计还能活半个世纪吧。能到处开车蹦跶,骑马倚斜桥,这样的日子大概就50年的一半了,该好好打理。
        如果学开心网的投票,一到易县,你先想到的是什么?
        我还真想到荆轲。
        我还只想到荆轲!
        他这一死,算是轻如鸿毛,还是终于泰山,还是两不相干。不重要。他最终被人记住。舍生取义,重的是情。对王的情。这最珍贵的东西,有人得到,有人失去。有人得到再失去。有人失去时而不知得到。
        荆轲塔据说是辽代建立的。在辽这么个契丹的政权时代,竟然能为汉人的英雄建造了一座气质高贵的塔。而这座塔在日军占据时代也没有被毁。据说日军甚至为跳崖的五名八路军士兵致敬。岛民还遗留有些许古风。战国时代还没有国家民族的概念吧。今天早已经倡导全球化了。为国家民族赴死的那么些人,差不多被多数人忘了。
        这些人呢,就包括1937年到1945年在易县这一带作战的八路军,以及在战火中死去的河北人。过去是宣传蒋介石真投降,假抵抗。今天大家又怀疑共产党根本在抗战时假抗战,借机坐大。两个极端。抗战时河北一带已经被日军占领,所谓沦陷区。但在沦陷区中,又出现所谓解放区和根据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日本这样一个精英化的国度,因为人口的稀少和资源的匮乏(当然还包括史无前例的高傲,以及由此带来的空前残忍),最终无法像元、清那样,征服一个已经草根化,但依旧不乏慷慨悲歌之士的大国。
        有时候我甚至认为,遗忘可能是一种美德。是中国这个古老国度不断迸发生命力的根源之一。遗忘是彻底的扔掉包袱,是彻底的投入到未来,是彻底的和解。这种感觉第一次出现在汶川地震时的什邡红白镇,最严重的地震核心区之一。我没有看到太多的眼泪和无节制的悲伤。几千年来的灾难,从满清入关到八年抗战,十年浩劫,中国人过去这100年就没消停过几十年。10万人的死伤不可能让四川趴下。
        地震的第二天,据说成都路边有人打麻将。这是不趴下的现实注释。马上还能看到废墟上有闲人牵着狗看救援队在挖人。可以说麻木,可以说举重若轻。用个人的观点看个人,许多十恶不赦。用历史的观点看众人,那不过是一些浓墨重彩的文字。
        用几个姑娘给我的短信来结束这段文字,并问候新年的第二天:
        蔡叔,祝新年一切顺利!
        蔡哥,祝新年心想事成!
        额……祝你今年设想的几个计划,都能达成!
        

  评论这张
 
阅读(5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