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伟的博客

忽如远行客

 
 
 

日志

 
 

谁还记得棉湖:粤东行走(一)  

2010-03-04 23:48:39|  分类: 重访战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如果带着有色眼镜,肯定是看不到真实的风景。第三次来到深圳,发现这个城市竟然如此干净漂亮。过去总是听人说,这是个没有文化的城市。两次过来,也没有机会细看,当然,也没太想细看。这次路过小住两天,发现其实是个非常干净,舒适,漂亮的城市。
        元宵节头一天晚上开车去了桔钓沙。叶萱从香港来看我,一起开车,穿过风景逼人的沿海高速公路(收费仅仅10元,收费员客气极了,笑容非常非常真诚,还伸出玉手做出标准的指引姿势。再看看连接北京城和通州的经痛快速公路,j几乎是一公里一元的收费标准至今不停)。到达大鹏半岛,隔着大亚湾看核电站的灯火,听海浪揉碎水面的月色。
        元宵当天则在蛇口沿海消磨了半天。当天则是丸子带我参观华侨城的波多菲诺,当年曾经在三联打过广告。我要是看了广告买了,现在估计在某沙滩躺着晒太阳。结果当然只能是给丸子当御用摄影(事后被抱怨技术太差),然后继续由她带领,参观蛇口无敌海景楼盘。不算贵,一般也就4-6万一平米,于是元宵节变成“励志一日游”。我喜欢温暖的地方,尤其是有海的地方。在中国,要实现这个梦想,最简单的是去当渔民。
        不过这次并不是来玩儿的。来广东是为了考察黄埔校军第一次东征战役。广东是中国革命的源头,而黄埔在中国的地位不用多言。当年黄埔校军从广东出发,一路东征,占领深圳,力克淡水,席卷潮汕,几乎是势不可挡。但是陈炯明手下猛将林虎从梅州五华一带南下,切断了黄埔军和广州的联系。于是黄埔军回师汕头西北的揭西县,在棉湖镇和林虎军主力相遇。第一次东征中最残酷的一战,就在棉湖镇西侧的丘陵水田中爆发。
        第一次来到深圳惠州和粤东潮汕地区,准备考察第一次和第二次东征的几个主要战场,棉湖和惠州。去揭西县之前就得到很多好心的提醒。比如,天上有雷公,地上海陆丰。是说海陆丰地区暴力层出不穷,治安极差。还有潮汕人虽然富有,但是城市破旧,并不注重建设家乡。还有潮汕人排外,难以沟通。总之,好像要去虎穴,被叮嘱晚上一定不要出门。一定只能吃肯德基,不要去当地人餐馆吃饭。遇到挑衅,一定不要逞强。
        好心提醒的,不少还是潮汕人。我也算是老江湖了,走南闯北,新疆西藏哪儿没一个人去过啊。上网一查,还真是点儿紧张了。好在从深圳开车过去,沿海雾笼云山,阳光间或射破云层,令人心情大好。我的标致206在惠阳的国道上把发动机支架橡胶圈颠裂,车胎也剐破,临时借了辆崭新的雪铁龙世嘉红色两厢。如果是2.0的就可以说是完美了。当然,还有于大师与我同行,很快忘了是在“深入虎穴”。
        到了普宁已经是傍晚,距离棉湖镇还有几十公里。普宁刚刚发生烟花爆炸事件,中央调查组的到来,最好的金叶宾馆全爆满。一来就发现,普宁宾馆不多,令人更加怀疑,是不是外地人不敢来啊。不过酒店服务生蛮客气的,帮我们指了另一个不错的宾馆。晚上住下,一夜无话。第二天开车去棉湖,结果在城内转盘走错了路,从一条非常绕远的道路到了棉湖镇。
        这一错,从普宁-梅湖-里湖向西,然后从里湖折向北,经过金和镇再折向东,绕了个大圈,最终进入到棉湖镇。沿途满是及其传统的粤东民居。虽然公务在身,无心停车细看,但对“海陆丰”的恐惧早已忘得精光。 到了棉湖镇,果然居民的气质相貌,以及城镇环境和北方迥异,甚至和广州周边一带都大有不同。
        棉湖镇还有为数不多的东征遗迹,但多数人已经记不得这里曾经有过一场决定国民党,甚至是中国革命命运的战争。 黄埔军东征,是为了打倒“军阀”陈炯明。一旦被扣上军阀的帽子,自然不是什么好人。于是陈的历史作为,长期成为一种脸谱化的面孔。海陆丰正是陈炯明的家乡。陈的故居尚在,但是据说和彭湃烈士的故居相比,似乎待遇相隔千里。明天要去海丰,一见便知。今天看来,其实陈炯明和孙中山,更多的算是政见不同。但这里不是美国,东征也不是南北战争,一切自然相差万里。
        或许是当年黄埔军东征之后不久,国民党便开始北伐。粤东一带无暇他顾,此后几十年中国绵延不断的战争,很快让棉湖战场被彻底遗忘在粤东的偏僻山林乡野之中。在我们的考察中,战场所在的村民告知,战后“学生军”的尸骨,被埋在某个山头。当我们穿过荒芜的水田,驱车走过村墟,徒步穿过竹林,找到那座由当地村民集资修建的埋葬“孤魂”的坟茔,更加感到,棉湖,这场战争,这个战场,甚至在这里为不同主义而战死的人,真的没有人记得了。
        非常感激当地的百姓和村民,虽然他们所知不多,但没有他们,我肯定找不到棉湖之战的战场。在粤东一带,强烈的家族情谊和族群间的急公好义,让人感到温暖,安全。我们流荡在棉湖周边,开车行走在粤东山野,虽然辛苦,但是颇有收获。如果不是时间有限,还要发稿,还真不想马上回到又降温的北京。
       粤东是什么样子,估计北方人的确很少有机会来。海陆丰一带到底如何,是不是说的那么可怕,不如先看看粤东揭西县的棉湖小镇。
谁还记得棉湖:粤东行走(一) - 蔡伟 - 蔡伟的博客棉湖镇永昌门外的东征纪念碑铭。这几乎是镇里,甚至整个棉湖
镇唯一存在的东征战役碑铭。门口就是棉湖镇的云湖。
 
谁还记得棉湖:粤东行走(一) - 蔡伟 - 蔡伟的博客
永昌门内是传统的庙堂,供奉着关公和各类神灵。小院子里好几个算命先生在算命。这个姑娘绝对是当地美女,看这眼神,算命的和被算的都非常认真。
 
谁还记得棉湖:粤东行走(一) - 蔡伟 - 蔡伟的博客
妈妈和奶奶带着两个孩子在求签。摇了好几次,竹签掉出来,看不出她的神态,或许需要交给算命先生解释。没好问她求什么。
 
谁还记得棉湖:粤东行走(一) - 蔡伟 - 蔡伟的博客
从永昌门穿过的学生们。女孩子们甚至比当地妇女还害羞,这点和去过的很多地方都不一样。她们也蛮喜欢笑,但是总在躲闪镜头。
 
谁还记得棉湖:粤东行走(一) - 蔡伟 - 蔡伟的博客
外国人有感恩节,但不能说我们就没有感恩的传统。看,小镇里到处能看到感谢上帝、大元帅和众神的告示。
 
谁还记得棉湖:粤东行走(一) - 蔡伟 - 蔡伟的博客
小街中间的小凳黄纸写着“治丧借路”,于是所有人自动绕道,秩序井然。
 
商店内的大妈认真的在阅读一本“天书”,后来发现,她不是唯一一个看这类书的小镇老人。
 
谁还记得棉湖:粤东行走(一) - 蔡伟 - 蔡伟的博客
潮汕地区盛产蜜饯。看着各种蜜饯琳琅满目,我又犯了不敢尝试的老毛病,离开就后悔了。我想起老刑跟我说的:为什么要拒绝体验啊。
 
谁还记得棉湖:粤东行走(一) - 蔡伟 - 蔡伟的博客
一个衣着整齐的老人带着孩子在镇上
 
谁还记得棉湖:粤东行走(一) - 蔡伟 - 蔡伟的博客
一个老太太看着我的镜头,开心的说了半天,我特别不好意思,因为我听不懂。她很像我去世的外婆。后来我发现,粤东一带那些偏远的小村内,有不少这样孤身一人居住的老人
 
谁还记得棉湖:粤东行走(一) - 蔡伟 - 蔡伟的博客
很多人都说,广东人排外。但是棉湖镇最高的建筑,可能是这座教堂。下面的告示是教友们集资的公示。在这里,关公、上帝和天神受到同样的尊敬。可他们都不是广东人。
 
 
 
 
 
 
 
 
 




  评论这张
 
阅读(199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