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伟的博客

忽如远行客

 
 
 

日志

 
 

夏伯阳的回忆:时光斑驳迷幻的一个下午  

2010-07-25 18:31:22|  分类: 人生天地间-闲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这电影的时间大概是1978年左右,具体记不清楚了。电影的名字叫《夏伯阳》。
        原来我一直以为,我有印象的第一步电影是《少林寺》。那天的情景怎么还那么清楚呢,就跟我刚下楼去买酸奶那样真实。我家住的大院传达室墙上有个小黑板,还带着水泥框的那种,经常抄写着当晚电影的名字。一天,我看到用白粉笔写着”少林寺“,我问,少林寺是什么东西,完全没有一点概念。看了之后,完全被牧羊女迷住了,当然还有那首歌。那个演员叫丁岚,这是很多年有了互联网之后,想今天这样一个白日梦浮现的无聊下午,我突然想起,在网上查过的。据说她后来定居新加坡。
        此后对一个女演员有这样深刻长久的记忆,就要等到上大学之后了。当时在北外边上买《体坛周报》和《足球》,突然看到大招贴上有个姑娘,穿着一件褐色的大衣。我被她略带忧郁的眼神吸引力。那种眼神那么清澈、安静,好像1990年前后的后海。于是买了那个专辑,包括后来的好多个。今年5月份,在我家边上的威斯汀酒店我见到她,从我第一次从海报上算起,我说,大概有16年了吧,你的样子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这不是恭维。同事要去采访她,因为腿伤,我就开车送她去采访。我在边上听着她们两人交谈最近的演唱会呀、感情问题啊,心却回到苏州街边那个音像小店。墙上换过的几张海报中,她的造型在改变着,但眼前这个身穿红色宽腿红裤子,盘腿坐在沙发上的姑娘,让我安静的看着她的侧脸。从鼻尖,到嘴唇,到微微翘起的下巴,精确的在一条直线上,好像被时光描摹的那样精致,完美。她的手并没有许多姑娘那样精心的修饰,也不那么柔软。”刘小姐“,打招呼的时候,我看着眼前这个大概160公分的姑娘。15年的时间,从西三环边到东三环边,这一米的距离,让人觉得有一种温柔的戏剧性。
       我以为那是她第一张专辑,她说,那张专辑叫《雨季》,是她第二张专辑。看来我完全不是个合格的”粉丝“。如果需要时时刻刻以狂热和重复来加深印象,只能说明这情感太容易冷却走形。后来查了一下,是1995年12月出的。她跟我说,那件大衣还是借的身边工作人员的。我说,这么多年了,你没有变。
         其实我并没有一个真实的参照物。此前我从没有见过她。我没有看过她演的电影,电视剧。当年的那些磁带,和一幅我向商店所要的招贴画(是第三张专辑《到处乱走》),我曾经保存多年,却最终敌不过搬迁的无奈,和生活的包袱。突然间,这张精致的侧脸,和冷静自然的问答,完全符合15年前我的记忆,以及但是对卡带盒上那个女孩的内心描摹:聪明、干净、外表温柔、内心执着。我不了解她,也不想了解太多,我只是安静听着她说。媒体对她和陈升情感的描绘呀,他其实只是他的恩师……如果不是有唱片公司的人,她似乎很愿意谈到感情。”我也没少谈“,           这句话似乎是一种有意的引导。其实这就对了。美好的总有人爱。而还能爱,才是美好的。她还说,喜欢我们杂志。我当时想,如果我采访她……那一定需要在这样一个无聊的下午。不用事先准备,不用采访提纲。让话题像穿过窗户的光线一样随意,多变,舒服。如果回忆是时光的美好赐予,那么何必为容颜的改变伤感。看着时光在一个令人欣赏的女性身体上的变化,几乎就是在阅读一本私人的情感史诗。如果有些东西没有变,那么你的青春,她的容颜,就永远停留在第一次相识的那年。
        如此说来,我得简要的为15年后的我记录一下这个下午在我内心发生的思想线索。在喝过了一杯葡萄酒后,我从索尔贝娄的作品上抬头,开始在网络上追踪他的俄罗斯背景。从诺贝尔查到乌克兰,从肖霍洛夫再链接送到契卡、白匪军和夏伯阳的时代。这才知道,这位英雄名叫chapaev,直译应该是恰巴耶夫。电影《夏伯阳》正是当时年轻的男孩子最喜欢看到“战斗故事片”,类似今天的《拯救大兵》。
        于是那一瞬间,从2010年北京三元桥回到1978年左右的武汉桥口区电影院。我表哥带着我,在开场后混进电影院内,而我那时已经知道为没有买票而紧张不安,充满内疚。出来后,表哥很崇拜的对我,”夏伯阳才狠“(武汉话,厉害的意思)。再狠也狠不过时光。老桥口电影院今天已经没有了(在谷歌地图上也没有找到),今天也没有人知道夏伯阳了。但时光有时候又非要在你脑子里嵌下几个磨不掉的片段。你不知道它藏在哪里,直到某一天某个时候,一页风声,一片光影把它照亮。
        我还记得至少电影中的两个镜头。一个是马车上的机关枪,很粗的管子。另一个就是夏伯阳在渡河的时候,中弹死在河里。
       
  评论这张
 
阅读(77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